河清

(all叶) 传染病 之 三十

龟仔:

正文完。

前文链接:1-29

 

三十

 

韩文清坐在第十赛季总决赛的观众席上。

坐在他周围的是霸图的队友。是他的兄弟,朋友,继任者。

蓝雨、微草、百花、呼啸、雷霆、虚空、烟雨……所有联盟战队都在这里观战。他们全神贯注看着赛场,场上的灯光刺眼,场下的欢呼几乎破开苍穹。

喻文州小声叮嘱着蓝雨队员们认真观摩前辈的比赛。可谁都知道,这里坐着的每一个人,都无比渴望想站在总决赛的赛场上。

每一支战队都付出了辛勤的汗水,可只有两支队伍能够脱颖而出。

轮回,兴欣。

韩文清看着欢呼的观众,突然想起荣耀刚开始的那三个赛季。那时候联盟还不能租到这么大的场地,来看比赛的观众也没有现在这么多。但联盟中的所有人,心中的热血绝不会比现在少。

韩文清和叶修相识以来,最常做的,是叫叶修滚出来,单挑。网游里有网游的战法,联赛有联赛的胜负。

陶轩曾经小心翼翼地问过他要不要转会,韩文清的回复是,别开玩笑,韩文清只做叶修的对手。

他甚至在叶修退役的时候,都没认真考虑过让叶修来霸图。这个不断刷新他认知的男人,一定会在某个出人意料的时刻重新杀回来。

韩文清猜对了,他为了与叶修再次决战的准备,却失败了。

不是没有悔恨,可如果他停下来,回头去看,他会害怕自己会丧失前进的勇气。

叶修在三年前知道韩文清开始挑选大漠孤烟的继任者。韩文清难得见到他的时候对他多说了几句话。

“现在找的继任者,不是我的后手,是我的责任。”

战队的荣耀,必须凌驾在个人的自尊之上。

而叶修的回答也没有出乎韩文清的意料。

“如果有人是因为打败我才得到我的账号,我会高兴的送出去。不过,这个几率几乎为零。”

叶修是现在的斗神,不是将来。如果以后的战队只能背负他的名号,那么荣耀里一切的战斗,都将没有意义。

 

在第十赛季总决赛前,韩文清和叶修见了一面。

韩文清问叶修,已经找到自己的继任者了吗?

叶修挥手指着站在他身后的兴欣队员。

“虽然打败我不可能,不过能打败你们,就还有进步的空间。”

一样是嘲讽到让人想呼他一巴掌的话,韩文清却听出了告别的意思。

叶修第一次退役的时候,什么也没说。

第二次退役的时候,总算和韩文清说了句话。

叶修想和韩文清做朋友,但韩文清只愿意当对手。

这也没什么不好,决战十年,风雨同行。

但是时候告别了。

总决赛兴欣夺冠,韩文清坐在观众席上,看见叶修下台时,选了和别人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韩文清则带领自己的队员,回到霸图,等待下一个总冠军。

 

蓝雨今年的训练计划有了大幅度的更该,新的队员加入,老队员离开,能够支撑他们的后背又少了一些。

不过没关系,喻文州放下刊登着叶修退役新闻的报纸,叶修可以退役后卷土重来,蓝雨的夏天也永远不会结束。

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捂着下巴的动作,有点心悸。叶修和喻文州的意外之吻给他和郑轩带来了累加一万点的伤害,现下队长的这个动作……应该不是又回味起来了吧?

 

王杰希坐在高英杰身边,看着电脑屏幕指点高英杰操作。他和过去年少时差别不多,这几年,他增长了战术经验,耐心与责任感。陪他一起征战联赛的队员走了一批又一批,他已经是微草资历最老的成员。

王杰希正在考虑高英杰未来的发展,许斌突然跑进训练室通报叶修退役的消息时,他还是愣了一会。

初恋之所以是初恋,意味着不管时间过去多久,总有那么一个人,会一直记在心里。不管是他的样貌,还是性格,作风。

实在是只有叶修会做出的决定。王杰希朝许斌笑了笑,继续低头指导高英杰。他相信付出必有收获,他现在期待的是,微草的下一次夺冠。以及,与叶修的再次相逢。

 

在叶修退役后,周泽楷打了个电话给叶修。叶修接起电话的时候,周泽楷又说不出话来。

“小周,我回家啦,有空可以来找我玩哦。”

叶修的声音,隔着手机听也觉得很爽朗,对于退役这件事,他没有一点负担。

“……恩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发现叶修根本不可能看见,又急着应了一声。

挂了电话后,一直站在远处不敢靠前的新队员,终于找到了机会,通知周泽楷到会议室去。

会议室里坐满了轮回的高层,周泽楷到的时候,被安排坐在经理右下手的位置。

大家思忖着怎么开始这一季的总会,从来不抢第一发言的周泽楷开口了。

“下一季,轮回会拿冠军。以后,也是。”

 

叶修退役,陈果为苏沐秋在兴欣留下一个顾问的职位。苏沐秋还有妹妹要养,虽然苏沐橙早就想要自立自强,奈何哥哥不给机会。

叶修收拾行李的时候,苏沐秋一直站在门外看着。等叶修出门,一脸疑惑地看着苏沐秋,问他怎么不收拾东西和他一起走时,苏沐秋才真正放下心来。

回家的旅程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苏沐秋一路上想了很多,但他想得再多,也不及现在站在他身边的这个人。

温暖,柔软,是轻飘飘又最坚固的梦。

 

身为不孝子,十年没回家的叶修有点忐忑。虽然已经提前和他弟打过招呼,不过不知道叶秋是怎么和家里人说的。

是见面会一顿打呢?还是一顿打呢?

叶修站在家门口踌躇着,直到苏沐秋伸手拍到他背上,一脸坏笑地看着他。

“怎么抖起腿来了,想上厕所啊?”

叶修一下泄了气,他也笑出声来。

“恩,我家厕所挺大的,带你去看看?”

“好啊。”

苏沐秋往前走了一步,回头拉住叶修的手。

 

远处的庭院大门打开,叶秋站在门口。他从接到叶修的短信那天,就开始等待,这几天的时间,比过去十年还要难熬。

但是,他现在终于可以把那留存十年的话说出来。

“哥哥,欢迎回家。”

叶修眨眨眼,他依稀看见庭院里,站着他久别重逢的亲人。

 

“恩,我回来了。”叶修说。

 

叶修想着,这十年他要说些什么呢?他离家出走,去了H市。他被人收留,有了第二个家。他玩荣耀,在荣耀里认识了很多人,他的对手,朋友,战友,他喜欢的人,珍重的人。他们因为荣耀结缘,即使他退役,这份情谊也将长存。

荣耀占去了他青春的大半时光,这个游戏,不,这场冒险,是叶修心中最盛大的奖赏。

再玩十年也不会腻,岂止十年?

愿荣耀不灭,此心长存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正文完

 

 

我写完了。

说好八月完结,完结了。我没有放羊。

我的人品得到回升了吗!

2014年7月23日,我开始写《传染病》,2015年8月31日,完结。这个中篇我写了整整一年。从一开始的双日更,到周更,到月更,甚至双月更,更新的间隔越来越长。

这对于在等待的人来说,是很不妥当的事。在此土下座(可以打我,要轻

感谢这么长时间,还没有放弃这篇文,还愿意相信我人品,持续等更的妹子汉子们。

我在写最后一章的时候,一直在想,这一章的收尾,该怎么结束。叶修用十年暂时结束,他在荣耀里的冒险,而其他和他一样坚守荣耀的人呢?

于是写了韩文清。我很害怕写韩文清,这是非常有性格,很男人味的一个男人。现实中很少见到这样的人,他仅凭语言就能让人信服,他的背影让人憧憬。

那么让这个男人,来打开叶修回家的路吧。

在《传染病》这个以各个cp的感情发展为合辑的文里,出现一个自带抗体,不受传染病影响,以不同眼光看待叶修的人,是我想要表达的。

《传染病》里的叶修大部分在写他的少年时期,他还没有第八赛季退役时,那样久经历练,那样坚毅。我觉得太可惜,如果只有一瞬间也好,让那个时期的叶神出现吧。

王杰希,喻文州,周泽楷。

在之前的章节完结时,我写过,伞修是年少长情的初恋,王叶是年少告白的失败,喻叶是少年的自我觉醒。

这是把一个人可能经历的一场恋情,分了三段来写。虽然没有结果,但失恋的少年不会哭。王杰希,喻文州,会成长得越来越好,在将来,他们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
他们可是微草和蓝雨,最坚不可摧的队长啊。

双叶篇,我隔了最长的时间来写,有些部分不太连贯,向看文的妹子致歉惹。不过叶秋愿意舍弃心底的渴望,下辈子也想做叶修的兄弟,是一开始就设想好的结局。

叶秋在叶修离家的十年,独自留在家中,他的心志坚定不输任何人。叶修心中也依靠着他,不管什么时候,他的弟弟总在身边。这就是兄弟间,无法分割的关系。

周叶篇……对不起,我写的小周不太帅QAQ。他明明是我心中的全职吴彦祖来着。但我去看了场NBA,小周就被送回久远的时间线上。我实在太想让他们在过去相遇。虽然这次不行,也许下次,小周会更早遇见叶修,那时候的故事结局,就说不准了。

伞哥,一开始是三刷全职,再次看到叶修三十七轮连胜的时候。不管过了多久,他的心底仍有一块位置只留给苏沐秋。

这样的感情,如果不是一个人的就好了。于是写了伞哥,伞哥再到那条时间上的其他人,叶修经历过的一切,苏沐秋也拥有相同的记忆,他们共同呼吸,用相同的目光看着这个世界,直到永远。

愿荣耀不灭,长存此心。

番外会在七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发发发~><

战枪 之二

龟仔:

主喻叶、周叶,少量王叶。

佣兵设定,异世大陆设定。

有精怪奇幻生物。

恩,还是要艹叶修。


 

一开始,人类在荣耀大陆是绝对弱势的存在。

身躯不够庞大,骨骼不够坚硬,没有足以与强大生物对抗的力量。

直到人类学会使用工具,从精神中淬炼魔法,以其他生物的血肉滋养自己的血肉,才渐渐扭转了处于食物链最下方的悲惨境况。

虫这种生物,是十五年前,嘉世边境的一个巡游小兵发现的。

当时是为了追寻奇怪的能量波动,那种力量,既不是生物,也不是亡灵,散发着诱惑的甜香。那个小兵觉得那肯定是哪个高阶战士死后留下的能量晶体。

一路跋山涉水,穿过嘉世的领地,他在一个岩洞中发现了虫。

而那只蜷缩在岩洞中的黑虫,看起来受了重伤,可身上仍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。那个小兵从身后抽出了刀,他渴望将这条虫彻底杀死,吞食它的血肉。

吃虫子算不了什么,高阶战士能拔取龙的鳞片,武装自己的身体,喝下火凤的血拥有抗击烈焰的能力,而他,只有虫子。

黑虫没有反抗,或者说根本无力反抗。它倒在小兵的利刃下,而小兵剖开了黑虫的身躯,开始进食。

此刻他并不知道,这只虫是一个族群的种母,它的血肉里蕴含着无数生机勃勃的卵。在身上的营养被虫卵吸收殆尽后,它的使命就到此为止。

虫的孵化周期一般为三天,从幼虫长成成虫的周期为一个月,而这些虫以生物的血肉为交换,赋予他们一段时间强大的力量,在血肉被吃空后,新的虫族又再次从卵中诞生。

 

人类一开始并没有抵抗虫的侵蚀,力量对于生活在荣耀大陆上的人来说,比生命更重要。即使亲眼目睹过那些被虫寄生的人的下场,部分人类仍是选择了铤而走险。

在死亡之前,如果能杀掉自己痛恨的仇人,占领梦想中的土地,睡最美的女人,那么,能活多久也就不那么重要。

但糟糕的事态还在继续,虫子开始展露它们的野心。占有更大的领地,是所有生物的本能,侵占了二分之一的大陆后,剩下的二分之一土地,就是它们的目标。

它们开始变幻出新的,拥有操控生物大脑能力的虫。用人类去对抗人类,虫子则躲在后方培育更多的士兵,战事顺利的话,过不了几个月,这里就是虫的王国。

人类能从食物链底部一路往上爬,那份毅力是任何生物都无法相比的。当时的数个当权者联合起来,组建联盟,开始朝沦陷地区反击。

当时的领军将领,是最年轻的斗神——叶修。

战无不胜攻无不取,他是人类中的最强者。在叶修的带领下,空有力量毫无智力的虫与被操控者,很快败下阵来。每个人类联军经过的城市,都燃烧着冲天的火光,所有尸体都被堆起来其中焚烧,每一寸土地都撒下虫子厌恶的火毒。

在人类联军损耗超过三分之一的时候,他们终于到达了一切事件的起源,嘉世的领地。

而这一次,他们无法靠近核心。那些虫子与被操控的人类,开始有计划地对联军进行反击。如果虫吃多了人,会不会拥有人的智力?

叶修与参谋王杰希讨论着战事的最糟战况时,曾讨论过这类情况,但很快因为生物的进化速度而忽略了。最起码……也要百年后,当时他们是这么估计的。

现实的状况让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作战方案,如果要打入腹地,那么必须有牺牲者。当时还年轻的周泽楷与喻文州,各自带了一支小队,请命为先锋。

普通人类根本无法抵挡虫的攻击,战场上很可能出现人类联军被集体寄生的状况。

喻文州将自己的顾虑全盘托出,叶修和王杰希也不得不同意他们的决断。在当时的队伍中,只有喻文州和周泽楷两人的小队有着足够的强攻击性,能阻挡敌人的进攻。

在狠心抛下那两支诱敌的小队后,叶修带着剩下的士兵从破开的防线口进入腹地,在他曾生活过的地方,那里已经面目全非,巨大的建筑群中,四处布满虫的粘液与丝茧,在最顶端的虫巢里,那只巨大的虫茧上,他们看到了一个人。

那个第一个被寄生,仍活下来的嘉世小兵,他还是人类的模样。

嗨,欢迎。

他朝叶修打着招呼,从他的表现来看,似乎还保留着过往的记忆,并不像是被寄生了。

是不是有点吃惊?啊……我也没想到,我居然能活下来。大概……是因为我吃了它们的虫母,它们就把我当成新主了。哈,这群蠢虫子。

不过这样也不错,我有亿兆的军队,很快就能成为大陆的主宰,那可是我从小的梦想啊。

是你指挥虫子寄生人类的吗?叶修打断了他的话。

是啊。反正人留着也没什么用。

那人满不在乎地回答。

叶修点了点头,瞬间,烟尘飘起,他消失在原地。

再出现时,叶修已站在虫茧的上空,从后方挥着却邪一枪打爆了那人的头。

渣滓。

能操控虫的力量?你有多久没和人对战了?连最基本的闪避反应都做不到,我可不是乖乖听你话的虫。

失去头颅的小兵的身躯急速扭动,叶修明白他很快就能再生。

将收在空间袋中的烈焰刻纹全部倾洒在他身上,炽热的白光亮起,叶修带着士兵迅速离开,身后传来连环爆炸的声音,红莲般的火焰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,蔓延了整个虫巢。

叶修站在虫巢上方,看着虫茧的位置,隐约可见黑色的人形扭曲挣扎的样子。

有野心没错,只是……你输了。

 

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,所有有形的无形的事物,都湮灭在那场红火中。而那个小兵,叶修亲自清扫战场后,在原来虫茧的位置,发现了一小节指骨。

死了吗?死了吧。没有虫子被烧成灰烬后还能重生。

叶修带着剩余的士兵回到联盟,他收到无尽的鲜花与掌声。掌权者们邀请他留下任职,他全都拒绝了。

原本,也只是个普通的佣兵而已。

叶修说着,卸下身上的铠甲。

我想回到故乡,喝那里粮食酿出来的酒,看看我的亲人。

在叶修离开后,其他应诏令而来的佣兵们,也纷纷回到自己的故乡,重操旧业。

直到现在……和平也才不用十五年。

还不够一个婴儿长成拿得起战枪的勇士。

人类……在总数上已经经不起消耗。

 

叶修从梦中转醒,他摸着腰腹的伤口,那里已经完全愈合,连半点突起也摸不到。喻文州的治疗,果然有效,只是……花费的时间太长。

“好糟糕的梦。”叶修揉了揉额角。

帐篷的帘子掀起,喻文州端着药碗走进来,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头,确定没有发热后,才扶他起来。

“王队来信,大概三天后到。”

“恩。”

叶修点了点头,端起药碗一饮而尽。他看着喻文州眼下的黑青,有些过意不去。

“守了我几夜?你去睡也没关系。”

“我怎么睡得着?”喻文州把空药碗拿走,放在一边的桌上,“不看着你我不放心。”

喻文州从被子下握住叶修的手。

叶修试图抽回手,却被喻文州紧紧拉住。

“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应我?”

喻文州弯起嘴角,眼角眉梢都是笃定的笑意。

叶修挠挠头,看着帐篷外投入的一线亮光问道:“小周哪去了?”

 

“咳咳!”蹲在蓝雨营地侦查岗最高处的周泽楷,捂住嘴咳嗽了两声。

今天是他站岗的第三天,不知道叶修醒了没有。

如果喻队今天还不来信,他就得回去看看了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小周,快回去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