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清

[周叶]ANSWER 01

猫顿:

时间规划局paro 概述即是时间=金钱=生命
安利一下原作电影 阿曼达美如画
带私设如山的ABO,请大家关爱这个想肉不炖,特别任性的LO主

01

还有四十三秒。

叶修踩死油门猛掉方向盘,同时腾手护住头部。拖车体积庞大,时速不高,驾驶室可称简陋,长处是足够对追兵造成巨大的打击。也没有更好的选择,时区之间坚固的隔离带令他没有退路。滋滋作响的橡胶轮胎所散发的刺鼻气味很快弥散开,钢制的宽敞尾部往后准确撞上周泽楷的车子,金属碰撞的巨响像蜈蚣似的钻进耳朵,叶修的后脑勺狠狠地磕上遍布裂纹的车顶。见鬼,下次应该戴好头盔。叶修从快要散架的拖车里跳到地面上,尽管有些发晕,但毫发无损就是最大的收获了,他想。

就好像被拇指摁下的打火机,不甚明亮的火焰伴随黑烟从被撞瘪的跑车前端渗出,里头看起来似乎了无生气。弹闸还有存货,叶修给手枪上好膛,单手拉开车门。叶修心中不无遗憾,这辆被撞变形的车事实上正是他最心仪的那款,甚至刚上过新漆,一些完整之处尚存讨人喜欢的温润光洁。还有十七秒。他镇定地拉开车门,毫不意外里面会有一具尸体……但是周泽楷还是让他意外了,柔软的真皮驾驶座上落了些挡风玻璃的碎片,哪里还有周泽楷的影子。

还有九秒。叶修不甚在意地坐进缓慢燃烧着的跑车里,各式仪表盘正混乱闪动,证明这台车的控制系统还有一息尚存。他按下按钮,一个手铐般的银白金属环从座椅旁竖起。叶修将右手伸进去。

“我需要时间。”他的左手缓缓把玩着枪把,手腕上荧绿的数字像平静的脉搏般缓缓跳动,不断缩减。“正在传输,请稍等。”温柔而机械的女声从音响里传出。

四秒。三秒。两秒。倘若数字归零,它们的绿色会成为血管的暗红,叶修这个人也就不复存在了。但那些数字忽然开始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改变,秒位被飞快填满又归零,然后是分位,时位。增长停止,叶修将手从金属环中抽出,离开车厢稍微往后退了几步,那辆漂亮极了的跑车在他面前彻底爆炸,闷响变作轰鸣震天。叶修转过身低头看自己手腕。还有二十三时五十九分四十八秒。他活下来了。

“公务员待遇真好。”他嘟囔着,把挽起的袖口放下,遮住这块镌在皮肤上的表。他暂时不必随时盯着它,并对自己的行动斤斤计较了。

他充分利用了周泽楷的剩余价值。当然,前提得是周泽楷已经死在了什么地方。这可能性可不大。但是叶修无所谓,他几乎弹尽粮绝,和他拼了一路的周泽楷也不会好到哪去。周泽楷可以一路追赶,随时进攻,叶修也可以东藏西躲,见招拆招,两人没有谁注定是谁的刀俎或鱼肉。

而叶修本来还以为,他一个贫民区温和可亲的赌徒,擅长用公平合理的方法夺取别人的时间,是一辈子也不会招惹上时间管理员的。

事情得从他再次碰到陶轩说起。叶修也觉得自己挺不易:他十五岁性成熟,发现自己是Omega;二十五岁身体时间机制激活,发现自己父母不明,毫无积蓄,同伴的时间同样捉襟见肘,天杀的物价还涨个不停。他起初身兼数职,勤恳工作,老板给钱不拖不欠,一年后再看手腕上的数字:只剩半年。

生活艰难可想而知。叶修曾因无法支付价值达三个月的抑制剂,拖着正值发情期的身体吃力穿过几条街,最后索性把自己泡进深夜湍急冰凉的河水里稀释气味,这才逃过几个Alpha男性充斥性欲的追逐。这样的事多了,就把叶修闪避和反击能力练得出神入化。等后来叶修攒了些钱购入武器防身后,再没有不怀好意的Alpha敢靠近他,他成为了这个时区最强大的男人。哪怕叶修发情期的气味窜出老远,Alpha们也宁愿花时间找便宜的Omega,或者自己来一炮作罢。

尽管如此,叶修仍过着入不敷出、所剩时间从未超过十小时、觉都不敢多睡的生活。直至一种简单的黑赛规则在这个时区流行开来。叶修在其中无人能敌,他的时间余额因此才稍有改观。在这个时间可以任意购买和储存,再年长的人都与自己二十五岁时如出一辙的时代,交易的重要途径是右手交握。掌心朝下,对方的时间向自己流入。朝上则相反。于是,学生时代肆无忌惮扳动手腕的较量就可以成为交付生命的赌博。只要力气足够……一个人甚至可以在另一个人的面前,不容反抗地取走他全部的生命,以拓宽自己的未来。

叶修从不这么做。他这样干时最多取走饭钱和抑制剂的钱,要是有必要的话,多赚包烟也不错。尽管这里的人们需要一刻不停地计算和工作,行色匆匆以确保自己下一刻不因时间清零猝死街头……但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活下去,越久越好。所有对他们的苛责都过于残忍。

他就这样温和可亲,公平合理。直到一天他在路上见到陶轩。陶轩是叶修的故交,曾是这个城市最富裕的人,拥有几十个世纪的时间,足以让他去第四或第三时区,和那里的有钱人一起过不急不缓的日子。然而陶轩意外破产,公司倒闭,他的时间只剩下九十年。

“它们足够让你好好过完一辈子。”叶修刚买了包值两个钟头的烟,一根也舍不得抽。他平淡注视着昔日器宇轩昂的男人,看他垂着头颅,眼里满是倦怠的阴影。

“我厌倦了。”陶轩说。“这是我的第五个二十五岁。我获得的时间越多,因失去它们而死的人就越多。再说,我根本不该活那么长。”

“噢。”叶修说,“你看,我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了,得马上去银行贷几个小时出来,或者玩一场黑赛。如果继续听你说下去,我就得去死了。”他脸上的字是这样的:你大可以自己去烦恼和反省,土豪的世界我也是不懂。陶轩却笑:“这么多年交情,就送给你吧。”

他握住叶修的手,掌心上翻,时间飞速传递。叶修吃惊地看着他。

“放心,我给自己留了些,就当养老了。”陶轩松开他的手,从容离开。

几个小时之后叶修初次遇到周泽楷,对方一言不放,上来就用子弹打招呼。好在不在发情期,叶修身体能力绝佳,侥幸躲过。街巷狭窄阴暗,周泽楷只能放弃驱车,徒步追赶叶修,这给了叶修不小的胜算。他甚至得空问不远处的周泽楷,自己犯什么罪了。

“你抢劫时间,杀了人。”周泽楷是个吝惜字句的人。骤风吹起他的额发,露出雕塑般英俊的年轻面孔。也许说不上年轻了,叶修想,他的行动力这么强,在年轻人中是很少见的。他说不定是个五十岁,或者一百岁的公务员,披着二十五岁的皮囊,里头是真正的老谋深算。

很快,周泽楷追上了他,并且换了新弹闸。叶修感到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惶恐从腹部烧撩到脑仁。他竭尽所能仍未摆脱周泽楷,身上却没有携带可供利用的武器。“他把时间赠送给了我,还给自己留了些。”叶修一边斟酌着措辞,一边左右观察盘算路线,“我没有抢,更没有杀人。”

周泽楷抬起眼睛看了看他。他有一双干净的眼睛,黑的纯粹,白的发亮,展露思考的痕迹。一时间,叶修觉得他也许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可理喻,只是行动太果断。然而周泽楷还是举起了枪。

“……不相信。”周泽楷说,“受害人交易后只剩下五分钟,并如期死亡。他为什么要给你九十年,自己等死?”

你问我,我问谁去?叶修谨慎地挪动位置,而面前漆黑的枪口精准地偏移方向,始终朝他对准。时间分秒逝去,死去的时间化为窒息的空气。叶修试着在周泽楷的脸上看出什么弱点,然而没有。周泽楷毫无情绪,无懈可击。叶修想他忽然拥有了九十年又怎么样,来不及庆祝和买点什么送给别人,自己就得断送在固执的时间管理员手上。

周泽楷却在这时忽然收起了枪,并撩起风衣把它塞进内侧口袋去。他穿着束紧身体的制服,褶皱下显出健壮而流畅的身体,随即被合住的风衣尽数遮掩。“我不相信,并不等于没有参考价值。”周泽楷开口,“跟我去时间规划局……”

他没有说下去,因为叶修已经不见了。男人几乎在一瞬间折进了低矮建筑之间,拐入周泽楷也难知底细的错综复杂的窄巷中。叶修一点模糊的尾音传来,听起来乐不可支:“我现在知道了,你是个如假包换的小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