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清

战枪 之二

龟仔:

主喻叶、周叶,少量王叶。

佣兵设定,异世大陆设定。

有精怪奇幻生物。

恩,还是要艹叶修。


 

一开始,人类在荣耀大陆是绝对弱势的存在。

身躯不够庞大,骨骼不够坚硬,没有足以与强大生物对抗的力量。

直到人类学会使用工具,从精神中淬炼魔法,以其他生物的血肉滋养自己的血肉,才渐渐扭转了处于食物链最下方的悲惨境况。

虫这种生物,是十五年前,嘉世边境的一个巡游小兵发现的。

当时是为了追寻奇怪的能量波动,那种力量,既不是生物,也不是亡灵,散发着诱惑的甜香。那个小兵觉得那肯定是哪个高阶战士死后留下的能量晶体。

一路跋山涉水,穿过嘉世的领地,他在一个岩洞中发现了虫。

而那只蜷缩在岩洞中的黑虫,看起来受了重伤,可身上仍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。那个小兵从身后抽出了刀,他渴望将这条虫彻底杀死,吞食它的血肉。

吃虫子算不了什么,高阶战士能拔取龙的鳞片,武装自己的身体,喝下火凤的血拥有抗击烈焰的能力,而他,只有虫子。

黑虫没有反抗,或者说根本无力反抗。它倒在小兵的利刃下,而小兵剖开了黑虫的身躯,开始进食。

此刻他并不知道,这只虫是一个族群的种母,它的血肉里蕴含着无数生机勃勃的卵。在身上的营养被虫卵吸收殆尽后,它的使命就到此为止。

虫的孵化周期一般为三天,从幼虫长成成虫的周期为一个月,而这些虫以生物的血肉为交换,赋予他们一段时间强大的力量,在血肉被吃空后,新的虫族又再次从卵中诞生。

 

人类一开始并没有抵抗虫的侵蚀,力量对于生活在荣耀大陆上的人来说,比生命更重要。即使亲眼目睹过那些被虫寄生的人的下场,部分人类仍是选择了铤而走险。

在死亡之前,如果能杀掉自己痛恨的仇人,占领梦想中的土地,睡最美的女人,那么,能活多久也就不那么重要。

但糟糕的事态还在继续,虫子开始展露它们的野心。占有更大的领地,是所有生物的本能,侵占了二分之一的大陆后,剩下的二分之一土地,就是它们的目标。

它们开始变幻出新的,拥有操控生物大脑能力的虫。用人类去对抗人类,虫子则躲在后方培育更多的士兵,战事顺利的话,过不了几个月,这里就是虫的王国。

人类能从食物链底部一路往上爬,那份毅力是任何生物都无法相比的。当时的数个当权者联合起来,组建联盟,开始朝沦陷地区反击。

当时的领军将领,是最年轻的斗神——叶修。

战无不胜攻无不取,他是人类中的最强者。在叶修的带领下,空有力量毫无智力的虫与被操控者,很快败下阵来。每个人类联军经过的城市,都燃烧着冲天的火光,所有尸体都被堆起来其中焚烧,每一寸土地都撒下虫子厌恶的火毒。

在人类联军损耗超过三分之一的时候,他们终于到达了一切事件的起源,嘉世的领地。

而这一次,他们无法靠近核心。那些虫子与被操控的人类,开始有计划地对联军进行反击。如果虫吃多了人,会不会拥有人的智力?

叶修与参谋王杰希讨论着战事的最糟战况时,曾讨论过这类情况,但很快因为生物的进化速度而忽略了。最起码……也要百年后,当时他们是这么估计的。

现实的状况让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作战方案,如果要打入腹地,那么必须有牺牲者。当时还年轻的周泽楷与喻文州,各自带了一支小队,请命为先锋。

普通人类根本无法抵挡虫的攻击,战场上很可能出现人类联军被集体寄生的状况。

喻文州将自己的顾虑全盘托出,叶修和王杰希也不得不同意他们的决断。在当时的队伍中,只有喻文州和周泽楷两人的小队有着足够的强攻击性,能阻挡敌人的进攻。

在狠心抛下那两支诱敌的小队后,叶修带着剩下的士兵从破开的防线口进入腹地,在他曾生活过的地方,那里已经面目全非,巨大的建筑群中,四处布满虫的粘液与丝茧,在最顶端的虫巢里,那只巨大的虫茧上,他们看到了一个人。

那个第一个被寄生,仍活下来的嘉世小兵,他还是人类的模样。

嗨,欢迎。

他朝叶修打着招呼,从他的表现来看,似乎还保留着过往的记忆,并不像是被寄生了。

是不是有点吃惊?啊……我也没想到,我居然能活下来。大概……是因为我吃了它们的虫母,它们就把我当成新主了。哈,这群蠢虫子。

不过这样也不错,我有亿兆的军队,很快就能成为大陆的主宰,那可是我从小的梦想啊。

是你指挥虫子寄生人类的吗?叶修打断了他的话。

是啊。反正人留着也没什么用。

那人满不在乎地回答。

叶修点了点头,瞬间,烟尘飘起,他消失在原地。

再出现时,叶修已站在虫茧的上空,从后方挥着却邪一枪打爆了那人的头。

渣滓。

能操控虫的力量?你有多久没和人对战了?连最基本的闪避反应都做不到,我可不是乖乖听你话的虫。

失去头颅的小兵的身躯急速扭动,叶修明白他很快就能再生。

将收在空间袋中的烈焰刻纹全部倾洒在他身上,炽热的白光亮起,叶修带着士兵迅速离开,身后传来连环爆炸的声音,红莲般的火焰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,蔓延了整个虫巢。

叶修站在虫巢上方,看着虫茧的位置,隐约可见黑色的人形扭曲挣扎的样子。

有野心没错,只是……你输了。

 

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,所有有形的无形的事物,都湮灭在那场红火中。而那个小兵,叶修亲自清扫战场后,在原来虫茧的位置,发现了一小节指骨。

死了吗?死了吧。没有虫子被烧成灰烬后还能重生。

叶修带着剩余的士兵回到联盟,他收到无尽的鲜花与掌声。掌权者们邀请他留下任职,他全都拒绝了。

原本,也只是个普通的佣兵而已。

叶修说着,卸下身上的铠甲。

我想回到故乡,喝那里粮食酿出来的酒,看看我的亲人。

在叶修离开后,其他应诏令而来的佣兵们,也纷纷回到自己的故乡,重操旧业。

直到现在……和平也才不用十五年。

还不够一个婴儿长成拿得起战枪的勇士。

人类……在总数上已经经不起消耗。

 

叶修从梦中转醒,他摸着腰腹的伤口,那里已经完全愈合,连半点突起也摸不到。喻文州的治疗,果然有效,只是……花费的时间太长。

“好糟糕的梦。”叶修揉了揉额角。

帐篷的帘子掀起,喻文州端着药碗走进来,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头,确定没有发热后,才扶他起来。

“王队来信,大概三天后到。”

“恩。”

叶修点了点头,端起药碗一饮而尽。他看着喻文州眼下的黑青,有些过意不去。

“守了我几夜?你去睡也没关系。”

“我怎么睡得着?”喻文州把空药碗拿走,放在一边的桌上,“不看着你我不放心。”

喻文州从被子下握住叶修的手。

叶修试图抽回手,却被喻文州紧紧拉住。

“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应我?”

喻文州弯起嘴角,眼角眉梢都是笃定的笑意。

叶修挠挠头,看着帐篷外投入的一线亮光问道:“小周哪去了?”

 

“咳咳!”蹲在蓝雨营地侦查岗最高处的周泽楷,捂住嘴咳嗽了两声。

今天是他站岗的第三天,不知道叶修醒了没有。

如果喻队今天还不来信,他就得回去看看了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小周,快回去看看